左边圆角
 
华中客服经理:   13787216168  何经理
华北客服经理:   13874809168  刘经理
技术及售后24小时免费电话:   0731-85512007

 
logo  
右边圆角
首页 公司介绍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订货方式 售后服务 发货通知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发现宫城城墙等重要遗存湖南慈利发现春秋战国西汉墓
     
 

发现宫城城墙等重要遗存湖南慈利发现春秋战国西汉墓

如将宫城定义为围以垣墙的宫室建筑集中区的话,此前可确认的我国最早的宫城遗迹,见于偃师商城遗址,面积约4万平方米。
  在宫殿区南侧大路的二里头文化二期路土之间发现了2道大体平行的车辙痕。随葬陶器较多,多在边箱,器物组合为陶鼎、盒、壶、方壶、罐等。墓底有10厘米厚的白膏泥。
●宫城面积10.8万平方米,形制方正规整,其外有环城大 路  

  ●发现二里头文化早期车辙、晚期绿松石废物坑、大型夯土基址和夯土墙等本报讯 围绕着二里头遗址的聚落形态题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自2001年起,对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宫殿区及其四周的道路进行了追探,在宫殿区外围发现了纵横交错的大路(见本报2003年1月17日1版)。玉璧做工精细,晶莹剔透,饰刻划卷云纹。经解剖发掘,知上述大路由二里头文化早期至晚期一直延续使用。所掘墓葬包括年龄、战国、西汉3个历史时期。
  就宫城城墙与已发掘的大型夯土基址的位置而言,2号基址是依托宫城东墙建成的,其东庑之外墙即宫城东墙。应为西汉早期。
  战国墓16座,可分早、中、晚三期,均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墓壁修整光滑,做工规整,斜壁呈覆斗形,填土上部多为本土回填,近底部一般有不同厚度的白膏泥,随葬器物多置一端头箱,器物组合为陶鼎、敦、壶、豆、铜剑、戈、矛等。   除宫城东北角四周外,宫城东墙和北墙一般无基槽,平地起建。残存高度在0.1—0.75米之间。该墓应为战国晚期。迟早期大路的路土层均较薄,路土踩踏面坚实致密。
  由发掘知,宫城城墙下叠压的路土和垫土的时代为二里头文化二期;墙内夯土中所出陶片最晚的属二期偏晚阶段。7、8号基址均打破若干二里头文化二期的灰坑等遗迹,斜压7号基址台基夯土边沿的路土和垫土属二里头文化四期偏晚。宫城北墙南距2号基址北缘约120米。城墙沿已探明的4条大路的内侧修筑,直接下压早期路土,在宫城外侧的早期路土上又形成了宫城使用时期的路土。
  现已查明,宫殿区的周围均有宽达10余米—20米左右的大路,四条大路的走向与1、2号宫殿基址的方向基本一致。墙体上宽2米左右。其中7号基址位于宫城南墙之上(图2),刚好坐落于1号宫殿基址南大门的正前方。M43应为西汉中晚期。出土器物有滑石璧、陶鼎、陶罐、陶钵、陶盒、陶灯、陶方壶、陶壶、陶碗、泥钱、泥金饼等,多达36件。在墓东壁偏西有漆器痕迹,陶方壶、陶鼎饰淡红色彩绘。宫殿区布局结构的演化过程,既有明显变化又有延续性,这种现象毕竟反映了怎样的历史事实,是值得深入探究的题目。在其上都发现了若干柱础残迹。在夯土基槽的下部夯层间都铺有若干层卵石,类似做法仅见于1号基址主殿下的基础处理工程。宫城城墙使用时期的路土中含有二里头文化三期至四期偏晚阶段的陶片。另外,还发现了二里头文化早期车辙、二里头文化晚期大型夯土基址和绿松石废物坑等重要遗存。
  M17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墓壁垂直,做工规整,填土为青灰色亚黏土。城墙上发现有多处局部修补增筑的现象。
  因此,宫城城墙与7、8号两座夯土基址的始建年代应为二里头文化二、三期之交,一直延续使用至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或稍晚。东、西墙的复原长度分别约为378、359米,南、北墙的复原长度分别约为295、292米,面积约10.8万平方米。截至今年4月,基本搞清了宫城城墙及宫殿区外侧道路的范围、结构和年代。
  西汉墓32座,可分为早、中、晚三期,均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直壁,壁加工较战国墓粗拙,填土一般为外来青灰色亚黏土,底部一般没有白膏泥,但M8埋有木炭,厚60厘米,与长沙马王堆墓葬中埋木炭的葬法基本一致。应为战国中期墓。
  在宫城南墙西段和西墙南段,各有一座与夯墙方向一致的夯土基址,跨建于城墙的建筑轴线上,与城墙相接。
  2座基址均遭到较严峻的破坏。  三股凸古墓群墓葬密集,彼此打破,特别是同时代的墓葬打破,为研究本区域战国、西汉文化分期将起到标尺性作用;墓葬形制及其葬俗的演变脉络清楚;对战国、西汉典型器物的变化规律有新的熟悉;进一步印证了慈利白公城的兴衰历程。南墙残长120余米,西墙残长150余米。出土器物有陶方壶、陶壶、陶盒、陶鼎、泥半两等。去年春季,对已发现的道路进行了解剖发掘,并发现了宫城城墙。
  最近的发掘结果表明,宫殿区尽管在晚期筑以围墙,迟早期的建筑格式大变,但以道路为骨架的宫殿区总体区划却未发生大的变化。发掘区内车辙长5米余,且继承向东西延伸。
  M25现存墓口长2.6、宽1.6、深1.7米,墓壁修整光滑,上斜下直,呈覆斗形。在东墙和北墙的部门地段,还发现了夯筑墙体时所用夹板和固定木板的木柱遗痕。2座基址的基槽最深逾2米,夯土土质土色及建筑方法等均与1号宫殿基址相同。出土器物有陶鼎、陶敦、陶壶、陶斗、陶盘、陶豆等,火候较高,做工精细,部门器物饰红色卷云纹彩绘,还有铜镜、铜铃、玉璧、玉环、琉璃珠等。8号基址在发掘区内的长度近20、宽9.7—10米,基址南部为民宅压占,详细长度不详。7号基址长31.5、宽10.5—11米。今年春季,又在宫城以南发现了另一堵始建于二里头文化第四期的夯土墙。宫城西墙东距1号基址西缘约20米,宫城南墙北距1号基址的南缘约40米。4面城墙中东墙(图1)与北墙保留较好,东墙残长330余米,其上已发现门道2处;北墙残长约250米。两辙间的间隔约为1米(图3)。8号基址建于宫城西墙之上,位于1号基址的西南。   宫城平面总体略呈长方形,东墙方向174°(以宫殿基址正门方向为准),东北角呈直角。M26与M25平行,相距不到50厘米,墓葬形制及墓向完全一致,墓底有10厘米厚的白膏泥,随葬器物的器类及形制亦相同。西墙和南墙的部门地段发现较浅的基槽。
  M42墓壁做工规整,随葬器物多达31件,有陶鼎、陶盒、陶壶、陶罐、陶方壶、陶仓、陶灶、陶井、滑石璧、铁叉、泥钱等。


  M43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墓壁垂直,填土为青灰色亚黏土。辙沟呈凹槽状,其内可见下凹而呈层的路土和灰土。其围起的空间刚好是已知的大型夯土建筑基址的集中区,面积逾10万平方米。宫城东北角北墙和东墙交接处系一次性夯筑而成,未发现接缝或嵌入现象。据此分析,可能是夫妇并穴合葬墓。直接打破、叠压宫城城墙和7号、8号基址的最早的遗迹和地层为二里岗文化晚期(二里岗上层)。
  M16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壁倾斜,接近直壁,呈覆斗形,填土为青灰色亚黏土与网纹红土的混合土。纵横交错的中央区道路网、方正规矩的宫城和排列有序的建筑基址群,表明二里头遗址是一处经缜密规划的、布局严整的大型都邑。墙体夯筑质量逊于宫殿区同时期的大型夯土基址。
  二里头遗址宫殿区道路网络系统的初步探明、具有中轴线规划的成组建筑基址的确认以及宫城城墙的发现,使对遗址总体结构与布局的熟悉得以进一步深化。 三股凸古墓群位于湖南省慈利县零阳镇零溪村二组零溪河右岸的山丘上,为配合当地基建,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慈利县文管所对三股凸古墓群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掘时间从2月13日—5月25日止,发掘面积2000多平方米,发掘年龄至西汉时期古墓葬49座,出土文物400余件。始建于二里头文化晚期并延续使用至二里头文化末期或稍晚的建筑依托宫城东墙而建,也可知此时该地段的宫城城墙仍在使用中。应为西汉中期。始建于二里头文化二、三期之交的二里头遗址宫城,则较其又提早了一个阶段,面积则逾10万平方米。
  年龄墓1座,(M34)带有头龛,器物置头龛中,有鬲、钵、豆。出土器物有铜镜、陶鼎,陶敦、陶壶、陶钵、陶豆等。
  发掘区墓葬较为密集,很多墓彼此打破,其中M25与M26、M39与M41几乎是同穴打破,最多的一组打破关系多达5座。

 
     
首 页  |  公司简介  |  新闻中心  |  产品展示  |  订货方式  |  售后服务  |  发货通知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24小时售后电话:0731-85512007
地址:长沙市韶山北路109号君临天厦君悦楼1211号
华中客服经理:13787216168 何经理
华北客服经理:13874809168 刘经理
友情链接:金属探测器  金属探测仪  地下金属探测器  找水仪  管道测漏仪

ICP 证书: 湘ICP备09022704号 长沙普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网站地图

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408号